2,468 views

纸牌屋第三季影评:弗兰克,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By | 2015年3月3日

前方有部分剧透,请在宠物陪同下观看~

这一季十三集刷完,看了下各路评论毁誉参半,Washington Post说纸牌屋侮辱了观众智商,实在是有点搞笑。作为一部政治剧,毫无疑问其中影射了很多现实政治事件和人物,第二季的Xander Feng,这一季俄国总统Victor Petrov,都让人会心一笑。但House of cards当然不是某种政策分析,国际关系研究,也无意还原现实政治。质疑政治方面的专业程度,或讽刺剧中人物的智商,只能说没打到痛处。

我对这一季印象好于上一季,总体感觉还是挺精彩的。但它主要的问题在于部分情节太过戏剧性而几近不合情理。剧情太复杂,只好捡几个主要人物说说。

Doug Stamper上一季末尾被拍了一板砖,这一季进入了漫长的恢复期。木下总统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政客,应该知道怎么对付Doug这种曾经的左膀右臂,要么重用他让他继续效力,要么趁早除掉以绝后患,你Frank的几桩命案Doug可是一清二楚。你晾着他也就算了,还暗中安排国会议员给他提供新工作,是真不怕玩脱啊。这种低级错误我只能理解为单纯为了增加戏剧性。最后有惊无险,无非是靠主角光环的加持。

俄国总统Viktor Petrov是这一季的一大亮点,不过这个演员比普京高不少,哈哈。在俄罗斯问题方面制作方还是做了一定功课的,通过Frank Underwood和Viktor Petrov的几次交流,我们可以看出理想主义在国家博弈中根本没有位置。大致来说一个国家与他国博弈的资本基本只有两种,一种是伤害对方的能力,另一种是施惠对方的能力。第一幅图,美国因为自身的理想主义想给中东带来和平,而俄罗斯方面根本就不希望中东安宁,而更愿意中东这样鸡飞狗跳下去。第二幅图是木下和俄总统在克里姆林宫,美国方面希望俄罗斯方面释放一个美国公民,此人因为发表支持同性恋言论在俄罗斯被捕。但Viktor坚持这个人必须在媒体面前阅读一份声明,包括承认自己有罪,感谢俄罗斯释放他云云。而这个人很固执,不愿意这样做。木下总统表示就因为他不愿意阅读这份声明,他和俄罗斯在导弹防御系统,车臣,波兰等问题上达成的共识就都要作废,实在是太搞笑了。Viktor表示他的两个内阁部长是同性恋,他前妻的侄子是同性恋,他个人根本不在乎,但他要显示strength,如果美国人不喜欢总统就把他们总统选下去,而俄罗斯人如果不喜欢他们的总统,就会爆发革命。俄罗斯的宗教和传统对俄罗斯人来说已深入骨髓,同性恋的法律也是制定给他们看的。

从这一点细想来,现实中普京选择做一个克里斯玛式的领导人,就非常值得玩味了。部分原因是政府合法性存在问题,国家内缺乏程序正义,所以领导人对于民粹只能采取安抚的态度,而对外的强势,可以很大程度上转移公众的注意力,显示出领导人竭力为俄罗斯民族争取利益。而另一方面就大概是片中所说的宗教传统,俄罗斯性格方面的原因。总之普京经常弄些骑马半裸照什么的,更多是为了讨好国内的民众,而并非要释放他的荷尔蒙。

克莱尔是一个被不少观众冷嘲热讽的人物,我倒不想一上来就讨论她的智商问题。我想起Kevin Spacey一次接受保守派名嘴Bill O’Reilly采访时,Bill问他为什么演艺界政治上的自由倾向这么严重,Kevin回答说,从一个演员的角度来说,当你尝试去理解你扮演的角色,将自身置于他们的情境下,企图理解他们的经历和他们做出的选择时,你是很难对他们抱有成见的。塑造角色有意思的部分也在于尽力体会,理解所要塑造的角色,而不是直接对他们作出某种判断或表态。

秉着这种精神,我们可以更好的理解克莱尔这一季的诸多表现。克莱尔虽然不是一个激进的女权主义者,但显然是一个颇具野心的女性,她希望的是自己能够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强者,这一点从之前她因净水计划与Frank闹翻,这一季她想出任联合国大使,到最后娜拉出走都可以看出来。所以无论Frank给予她什么,哪怕是第一夫人的地位,于她都是饮鸩止渴,因为她想要的只能由她自己来完成。而另一方面,也许很多时候她看上去十分冷血,陌生人的毁灭和灾难对她来说不过是个统计数字。但这一季,当她看到那个为争取同性恋权力人选择自杀时,无疑受到了很大的触动,因为这个人是她之前曾付出了耐心和感情去了解的人。

但另一方面,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因为她很多时候太过感情用事,上图就是她之后在新闻发布会上当面斥责俄总统,导致美俄达成的一系列协议毁于一旦。之后在空军一号上,她与Frank的那段争吵非常精彩,而Frank那句”Do you know what takes real courage? Keeping your mouth shut no matter what you might be feeling, holding it all together when the stakes are this high.”也是诞生于此。如果说这次是因为第一次看到人吊死眼前而一时冲动。那么之前面对国会对她联合国大使质询中,她也曾情绪失控。而在之后她在联合国被俄罗斯大使摆了一道,也是因为她的一厢情愿。这种性格上不够冷静,和与能力不相称的野心,无疑给她带来了不少坎坷,并触发了最后的娜拉出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