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8 views

捕捉与反咬

By | 2015年3月4日

纸牌屋》的开篇,Frank亲手解决了一只挣扎的老狗,并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向我们介绍了他的残酷——欢迎来到华盛顿。第二季的首集,他将Zoe推向了飞驶的地铁,他的诠释再明显不过:狗仔养大了以后,必须在反咬自己之前处理掉。摆脱了任何常人的感情,只带有账本上的入不敷出的利用和目的。

一直羡慕的不是这位多数党党鞭、副总统、总统凌驾于法律之上,而是他能找到自己效力的这个国家体系的漏洞和缺陷,并能肆意游走于其中。他不怕被媒体炒作、大陪审团指控,因为无论是庭下和解还是证据不足还是编造证据还是找替罪羊,他都不会让他的敌人走到最后一步。就像他找到了地铁站里一个没有监控的盲点,然后就有了Zoe的意外死亡。

曾经在想,《纸牌屋》一季一个大阴谋,从第一件小事起就埋了一个骗局,第一季Frank利用副总统当上了副总统,第二季又陷害总统当上了总统,那第三季呢?政坛权利的象征已经收入囊中,但他却从暗处走向了明处,无疑会找来更大的敌人。

第二季孕育的强敌:当Frank疲于实现自己一个个阴谋,总会有小狗脱离了他的视线——自己提拔的继任党鞭Jakie不因此报答他,并称绝不会成为他的傀儡,这绝对没有原则,时常在各大阵营间变卦翻脸的Frank翻版,却是一个有潜力的新星以及名副其实的野心家。

如果连Frank都是要用“what do you want ”来拉票收买的议员,一夜之间竟被Jakie用“良知”来恶狠狠地“唤醒”了,又用威慑力将其长久控制住,如此狠作风,Frank不就要退出核心控制圈了吗?正如Frank所言,政坛中人人都想成为那个全美国权利最大的人。在利用这位女议员将总统弹劾下来的同时,又是否想过他这下一任总统也会被如出一辙地解决掉?!总统这一职位如果不能按民意当选,也有在危机之时特别任命的,前者需要通过全国选民,后者只要通过国会高层,有时甚至只要总统任命,Frank就是通过后者当选。同样的,他能这样,又怎么能确保别人不能?

前任总统Garret的软弱在对待中国问题上暴露无遗,派遣海军与中国对峙,却一直僵持着没有下更多命令,而Frank则果断和中方达成协议。这对拍档让我想起了卡特和里根在争夺巴拿马运河的主权上的所作所为。美国总统在任何事上都只会为本国人民考虑,不惜置其它国家于水生火热之中,这种做法会一直保持着,这也是里根支持率如此之高的原因之一。

一届柔弱的政府走向终点,它为它下一任留下的是更加一意孤行的国会议员。赶跑一个喜欢听“实话”的总统,但参议院和众议院可不喜欢他讲假话,这在Jakie的不懈拉票中已经失效。

在Frank举手宣誓之时,不禁有股深深的讽刺之意。阴谋与权利的斗争中,他最终走到了顶端,走到了风口浪尖,来到属于自己的总统办公室,推开座椅,一个下垂定音,像是在说What is the deal?

在他说deal 的同时,可曾知道有多少个deal指向了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